远征前进基地(EAB)——美军作战概念介绍

美军去年举行了名为“LSE 2021”的大规模演习,验证了一系列新锐作战概念,可以说是在为未来20—30年的美海上力量作战框架探求方向。

分布式海上作战、远征前进基地等作战概念在数年前就已经有较为权威的官方阐述和说明,也对我的CMO剧本制作有不少启发。

EABO这一概念与DMO、LOCE等作战概念同属于美军在判断海上作战环境发生改变后对联合作战力量革新所做出的设想。目前中文互联网上尚没有太多的介绍。本文正好利用之前制作剧本时阅读的一些材料,试图对EABO这一概念做一个尽可能完整的阐述。

名词解释:
远征前进基地作战 Expeditionary Advanced Base Operations (EABO)
联合海上力量编成指挥官 Joint Force Maritime Component Commander (JFMCC)
全球公共空间联合抵达与机动 Joint Access and Maneuver in the Global Commons (JAM-GC)
联合特遣队 Joint Task Force (JTF)
冲突环境下的滨海作战 Littoral Operations in a Contested Environment (LOCE)
分布式海上作战 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s (DMO)
反介入/区域拒止 Anti-Access/Area Denial (A2AD)
前线武器和燃油补给点 Forward Arming and Refueling Point(FARP)
战区支持与合作 Theater Support and Cooperation (TSC)

以下是正文部分

6 个赞

EABO是一种未来海军作战概念,满足美国联合远征作战下一范式的弹性和前沿存在需求。这个概念是以对手为基础,以成本为依据,以优势为中心的。EABO概念旨在挫败敌方执行反干预和既成事实(fait accompli)战略的企图,这些战略可能会让美国无法对自己的盟友的承诺做出可信的回应。EABO创造了一个更有弹性的前进力量姿态,绕过了对手的过去的军事建设——这些竞争对手使用远程精确火力,旨在驱逐依赖于传统基地、固定基础设施和大型目标平台的美军部队。通过持续存在和更有弹性的部队姿态,EABO提供了进行远征行动的机会,在不摧毁敌人全部部队的情况下击败对方。

EABO由低信号特征的(low-signature)海军和联合作战力量在作战相关海域进行制海和区域拒止作战,特别是对敌方海空平台进行打击,在防御上形成一个积极的海上防御核心。EABO建立在一个更加难以瞄准的、低特征的和分散的前置部署的基础设施,用于支持一种前项的部队姿态。这样一种弹性的、低可探测的联合作战部队能够在敌方远程精确火力(尤其是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射程内坚持作战。

EABO的提出背景:

EABO在对于作战背景的基本设想是美国式作战(American Way of War)的改变,这一迅速的改变要求EABO为远征作战提出下一代范式。

过去美国的海上军事力量是以深水港、长跑道机场和大型平台为核心建立的,而美国的潜在对手意识到,通过远程精确火力对这些重心的打击可以改变区域的力量平衡。而美国过去的联合作战也是建立在对制海、制空和畅通通讯的掌握上的——这些联合作战顺利进行的前提在对手主动的远程精确火力面前已经逐渐失效。美国的对手就这样为其制造了一个战略困境:要么把美国宝贵而脆弱的军事资产继续危险地置于前线,要么从前线撤离让美国失信于伙伴。

有意思的是,文章认为潜在对手实力的增长离不开技术的民主化(democratization of technology),这让美国在技术竞争的战略发展上被对手超越(偷技术警告)。

过去美国赖以支撑自身作战的前置固定基础设施和大型平台已经日益成为美国的阿喀琉斯之踵。美国未来对手的A2/AD能力已经不知不觉地撼动了美国,一旦冲突发生,美国在物质和作战概念上的缺陷将会快速显现。

不过文章也认为,对手的军事力量是由xx政权打造的,因此存在着固有的缺陷和漏洞,真打起来还是优势在我。

基地和平台的集中当然有利于作战力量的优化,但是对手A2/AD能力的增长让这些平台的设施变得日益脆弱。这样的情况要求前置部署的力量必须更加持久、可持续和具有弹性。让日益脆弱的力量继续保持前进的姿态。

对手的优势之一在于对抗成本上的不平衡:击落来袭的精确制导弹药要花费比这些弹药本身高得多的成本,而美国的对手们由于地理位置的临近可以大量和廉价地进行这种投射。

此外,在非对称的作战中,岸基的防御者也能够在“捉迷藏(hider/finder)”中获取更多优势。过去的岸基堡垒是一个火力高度集中的区域,现在则可以分布在一个相当广泛的区域,向海上进行大规模的致命的火力投射。例如上百架陆基轰炸机可以在相当远的距离上对海上防御力量发起超饱和打击。


EABO设想作战地域

内线力量与外线力量的区分:

JAM-GC就是为了应对A2/AD挑战所提出的联合框架,首先提出了根据敌方远程精确火力来划分内线(inside)和外线(outside)力量。

美国的海上力量必须拥有在地方远程精确火力射程内存活和作战的能力。根据JAM-GC框架,EABO的内线力量将会提供持续的存在和前线协作;剩下的外线力量将会提供充足的机动火力,作为决定性的力量(但是其对深水港等设施的依赖让其无法持续部署)。

EABO通过融入JAM-GC的概念,通过对内外线力量的建设和维持能够在局部的集中中获得优势,避免将力量置于危险的境地中。

EAOB将会和LOCE等概念一同,为DMO和未来舰队设计提供主动权。

EABO的对作战力量新设想:弹性、双重姿态和区域内支持(Resilient, Dual-Postured, And Regionally-Aligned)

通过同时操作两支以不同姿态作战的部队——一支专注于持续存在和协作的前置部署的部队,一支可进行决定性的大规模的机动和火力投射的剩余的部队(legacy-based force)。指挥官可以选择在合适的时机汇合舰队以取得优势。

结合后文,这里的“legacy”更多是指上一时代/当前的美国传统海上力量,换言之,当前的美国核心海上作战力量在新的作战框架下仍然不会离开核心地位。正如群友对DMOexercise剧本的评价
正如群友对DMOexercise剧本的评价

传统的力量,或者JAM-GC术语中的外线力量,将是基于敌方远程火力范围之外的力量,为阶段性的决战提供机动和火力。外线力量将继续依赖于脆弱的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应当位于敌方威胁范围之外或者进行严密的保护。通过内外线部队的协作和机动,指挥官能够在决定性的时间和地点取得优势。
(在剧本中的实现方法相当简单粗暴——把舰队放在大杀器射程外面不再前出就好了)

内线部队将会通过自身低特征、分散布置和抗损性在敌方远程火力的范围内保持存在并协同作战。虽然相比于外线部队会受到更多限制,内线部队仍然可以通过战术机动性以提高生存能力和局部防御能力,并进行情报、监视和侦察(ISR)活动,进行制海和拒止任务,并增强己方态势感知能力。而EAB经过优化也可以支持内线部队更好的进行EABO。

持续存在的内线力量必须具有以下能力:

在保持数量的同时不会因为聚集而产生弱点

建立分散、具有弹性和更加难以瞄准的前置基础设施

建立一个更有弹性的美国本土/海洋的、由岸向海的维持设施以支持分布作战的力量与作战行动

在寻找敌方、隐藏自身的博弈中获胜

EABO引入了水平分散、垂直集中的概念来应对这一挑战。

EABO提供了新的战术机会。对于海军来说,这些机会尤其丰富,因为他们可以在空中、陆地、海面和水下作战。通过水平分散低信号平台并进行垂直集中,海军可以产生足够的力量来探测、接近、压倒和摧毁敌方部队。

内线力量应该拥有弹性的ISR能力,为指挥官提供一个强大的、全频谱和全空间的战场掌握。

EABO支持JFMCC、JFC和舰队指挥官的机动计划,尤其是在封闭海域和关键海区附近进行制海和拒止行动。EAB在设计之初就应当能够在一个不规则和难以瞄准的海域建立前置基础设施,为士兵和武器提供容纳、安保和维护。

EAB并不指特定的地点,而是一系列分散的支持能力的集合。一个EAB可以是卡车、兵营、运输机等等,在保持机动性和连续性的同时从不同地点为作战任务提供后勤支持。例如,驳船和快速内河运输船可以成为一个FARP。

1 个赞

EABO任务示例:

监视与侦察、空中截击和导弹防御、制海与海上拒止、以关闭敌方海峡交通为目的的积极的综合海上防御、陆基旋翼机反潜,小舰队作战、蜂群、移动油弹补给、各种类型的UXX行动、电子战,信息战,网络战、诱饵和欺骗行动、舰队补给维修等。

EABO带来的战术转向:

通过发展EABO能力,在伙伴领土附近的海峡进行一体化的动态海上纵深防御,海军可以通过借助伙伴的跨海地理优势,将对手的近海变成相互的拒止空间。在靠近伙伴国家的地区进行防御,既没有过度挑衅,也没有推动局势升级,同时也能想竞争对手和伙伴展示美国履行合作义务的能力和议员,极大地助力美国的外交努力,确保美国在地区的存在和到达能力。

通过整合大量的ISR传感器、无人水下载具、载人和无人的水面舰艇、陆基火力和其他具有廉价和低特征的武器,海军可以轻松地以最小的风险控制敌方的近海通道。

作为一项具有持久性质的海上任务,EABO已经被正式写入了海军陆战队的10项职责(the Marine Corps’ Title 10 responsibilities)中:海军陆战队将为海军舰队提供联合作战力量,共同支持空中作战,与舰队一同控制和防御前置海军基地并执行相关的登陆行动和海上警戒行动,以此进行组织、训练和装备。

二战后,默认的制海权让海军陆战队专注于力量投送、危机响应和小型战争。如果联合作战带有远征性质,那么制海权的掌握就是首要和必要的,以为后续的力量投送打下基础。在过去的七十多年里,海军陆战队一直在海军提供的奢侈的近乎绝对的制海权下作战,海军陆战队也以此改进和优化自己的组织、装备和船只。

但是现在,海洋又重新成为一个冲突的空间,海军陆战队也要重回海上作战。

海军陆战队必须进行新的战术规划和力量建设以支持JFMCC。海军陆战队对于在封闭狭窄海域进行制海和拒止任务起到关键作用。海军陆战队应当和舰队一起进行制海和拒止任务,在舰队指挥官的计划下行动,通过海陆融合建立有效的深度海洋防御体系。

海军陆战队必须重返海洋,不能再继续因反恐战争而陷在沙漠中。

大部分海军战斗舰艇由于尺寸和信号特征,将活跃在外线,发挥其机动性、强大的火力和攻守能力。传统的外线力量将在可预见的未来为决胜提供数量和机动能力。

潜艇是部队终极的内线力量,能够作为持续前置存在的平台实现隐身和杀伤能力。为了在有限的财政状况下实现更强的水下战力,无人水下系统(UUSs)和在封闭浅海操作的常规潜艇应该受到更多重视。EABO应当能够通过支持UUVs、水下传感器和为前线潜艇提供油弹补给以实现作为整体制海和拒止行动一部分的反潜作战。

固定翼的长航时海上巡逻机可以在前线接受油弹补给,但是由于其对长跑道的依赖让其并不适合在前线部署。在EAB的旋翼机和UAS可以在水下传感器发现敌方潜艇时提供更加即时的响应,解放能力更强但弹性更差的战斗单位用于防御SLOC。

1 个赞

EABO在美国海上力量作战框架中的角色:

EABO平台必须作为一个节点,连接在整个舰队的战术框架内才能发挥其作用。EABO将会与内外线力量合作以支持DMO:包括ISR,海上拒止与控制活动,鱼雷和导弹装填,燃料补给,关键部件维修和其他支持措施。在战斗区域附近提供EAB支援能力将减少从将减少从敌人远程火力范围外的固定基地获得支援的运输时间,从而延长水面战斗单位的驻留时间。EAB必须能够自卫,这样脆弱的水面战斗单位将不需要为其提供防御,并将可以执行其他高优先级任务。

TSC活动将建立和当地盟友的伙伴关系,通过扩展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培养拒止能力,并为未来的共同作战准备。联合演习不仅能够提高美军与伙伴军队的合作水平,还能够对前线的作战环境更加熟悉。更重要的是,军队间合作与战/平时的信任也可以在这一过程中培养。在战前对冲突的考虑和准备能够在冲突到来时提供决定性的优势。尽管不提前泄露EAB的位置十分重要,但是这种需要长期筹备或施工的席位改进值得我们提前进行特别的考虑。

这些看得见的行动展示了决心,旨在安抚盟友,并遏制侵略者。今天,部队从他们习惯的战略姿态转向更加前向和准备就绪的作战姿态,使美国能够更好地利用其大量的相对短腿的战术航空资产上。然而,这种做法也会将关键的联合资产置于敌人针对高价值目标和基础设施的弹道导弹的射程之内。未来,内线部队将利用冲突前改善/分散阵地和移动基础设施所创造的机会。快速建立的、相互支持的EAB将承载众多联合传感器和火力打击能力的进步,可以在战术上分散到作战关键点附近。

EAB可以只简单地用于向前拓展海上拒止能力,或者扩展海军和联合部队的传感器和发射平台的前进距离。近期内,传感器,如陆基雷达(地面/空中任务导向雷达(G/ATOR))和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资产,结合垂直/短距起飞和垂直着陆(V/STOVL)飞机,将扩展JFMCC和JTF的探测能力。现有的火力能力(如高机动火炮火箭系统(HIMARS)和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也可能包括航空战斗单元(ACE)飞机从陆基FARP和远征跑道跳跃前进。在内线部队能够实现更好的低特征特性之前,这些当前能力的适应性将发挥作用。


未来的概念要求的能力包括岸基战役别的火力,以加强EAB的防御和海上拒止能力,并通过远程防空和反舰导弹补充海军作战机动。陆基导弹系统可能被设计成与海军海基导弹系统有更大的通用性。机动、隐蔽和分散的远程导弹系统在海上控制和拒止任务中发挥的作用相当大,操作成本相对较低,而且比海基导弹系统更难以攻击,敌方攻击所带来的收益也更少。机动陆基导弹缺乏海军舰艇的大范围机动能力,但可以弥补海基导弹在射程和能力上的固有限制,并可以分散以确保即使成功的敌人打击也只有限的后果。陆基导弹不受垂直发射系统(VLS)管尺寸的限制,可以在尺寸上对敌人的武器取得优势。参与海上控制/拒止任务的武器和传感器由JFMCC指挥并通过CEC控制。陆基系统的弹性和海基系统的机动性通过不同但互补的优势提供了更致命的组合,并为联合指挥官提供了更多的手段。

通过快速部署部队和预先部署的物资和进行EABO,美国海军部队可以迫使对手采取战术进攻。前置部署的内外线作战力量可以通过战略机动和战术防御,在未来的封闭海域作战中发挥最大的时间、资源、准备和定位优势。在导弹时代,推进大型舰船穿越广阔的暴露水域和并不是一件好事。

通过在相互支持的EAB的受保护锚地重新武装比在遥远的港口重新武装要快得多。同样,需要紧急修理的受损船只可以在能够自保的EAB附近找到喘息之机。EAB并非对敌人的行动和突袭部队无懈可击,但如果它们迫使敌人分配资源、时间和注意力,它们就能扭转A2/AD的挑战,并为联合部队增加显著的韧性。

导弹并不是摧毁舰艇的唯一方式,难以发现和拦截的小直径鱼雷同样高效。

利用无人系统部署的蜂群技术以及类似的通过无人机动雷区来杀伤敌舰的方法将在EAB得到最佳实现。内线作战力量也将成为创新技术的前沿,这些比传统系统更加易于部署、易于隐藏、可前置部署、致命和低成本的新系统将大大增强EABO内线力量的战斗力。

为了取得战略进攻和战术防御的优势,JFMCC必须在联合战役的早期快速在前线部署EAB。

迅速建立的EABO内线力量具备自我或共同防御的能力,能够让舰队自由机动,同时通过海上拒止来限制敌人。EAB具有固有的弹性可以吸收敌人的火力,并维持作战的连续性,同时消耗敌人的战斗力,延长敌人的作战时间。EABO的快速部署和巧妙执行与舰队行动相结合,可以使JFMCC选择时机并为决定性的交战创造有利条件。

EAB承载的具有抗风险能力的ISR资产将发现并保持与敌人部队和平台的接触,为JFMCC减少不确定性。陆基和海基诱饵会扰乱和欺骗敌人的态势感知。

在短期内,来自远征机场和FARP基地的陆基航空兵可以对舰队的作战进行补充,以争夺海洋控制权。陆基火力进行海空拒止和限制行动,拓展导弹发射的距离和纵深,并为海军提供快速装填、补充、维修和重新交战的避难所。当海军部队得到EABO的支持时,海上通道可以得到更好的防御,关键的海上通道也可以被阻断。EABO通过被动防御和分散部署实现的操作弹性和战术优势是以牺牲常规基地功能支持和后勤保障的便利性和效率为代价的。资产的分散不可避免地会降低规模效应带来的更高的基础物流效率。当分散操作时,所有的战斗支持功能都会经历更多的损耗,持续的作战行动将对后勤基础设施和物资储备产生巨大需求。

对固定基础设施较小依赖和缩减EAB应减少置换资产的困难,并且在许多能力可以在驳船、渡船等小型浮动平台上实现,大大提高了补给速度。在主要的作战行动中,EABO提供了一种替代的部队姿态和结构,使海军部队能够保存自身、合作和在敌人的远程火力范围内作战,在整个舰队的机动作战计划中对抗和击败敌人。内线力量维持持续存在,外线力量集中和机动。凭借对力量发展的远见和在战斗中的创造性应用,美国海军可以开创海战的下一个范例。

EABO是基于一个任务适当的跨域传感器阵列和武器系统的补充,可在舰队战术网格(Fleet Tactical Grid)的通用C2架构上集成。总的来说,一些相互支持的EAB应该提供一套全面的本地防御能力,可以用于防御关键的海上地形,确保力量持久性,并为外线力量营造优势,并支持JFMCC/JFC的机动。

EABO的信条:EABO可以吸引不成比例的敌军;响应速度对于胜利至关重要,预先准备对于部署速度至关重要。准备,特别是有关维持和支持行动的,是EABO在任何未来远征作战场景中的先决条件;传统设施和平台的防御需求给联合部队施加了极高的成本,内线部队必须延长敌人在寻找、锁定、瞄准和摧毁EABO所需的时间、费用和精力,以扭转这种成本的不平衡;使用更加接近战区的盟友与伙伴的基地以增强存在和减少成本,所有的ISR都会随着距离的接近而增强;强大的后勤能力和专注于任务的部队对于保持前置存在时至关重要的。

1 个赞

EABO面临的困境和可能的解决之道:

EAB对于关键能力的分散能够减少内线力量的脆弱性,但是通过分散来解决弹性问题会让战斗部队的各种功能处于不平衡的状态,失去了传统的效率和规模效应。

EAB没有舰艇那样的机动能力。但通过维持有抗风险能力的传感器平台和适合任务的战役火力能力,EAB可以帮助其他需求更迫切的资产,如舰艇和飞机、聚集和机动机会。几个相互支持的跨海峡的EAB应该提供足够的战斗能力来阻断一个关键的海上通道,极大地限制敌人的商业和海军机动,或为美国及其伙伴的船只自由机动提供条件,以更好地支持JFMCC。

通常,EAB承载能力的使用和整合将在JFMCC的指导下进行,JFMCC对制海和拒止作战负有全面责任。开发舰队战术网格,将陆基火力和ISR资产整合到更广泛的JFMCC和JTF的C2结构中,是最大限度地发挥EABO潜力的关键。EABO作战人员并不一定要把火力局限在小型和近程导弹。不受舰载VLS尺寸限制的发射系统使得EABO火力可以在大小、位置和地形上进行优化,以隐藏远程导弹系统,使最小化其脆弱性。通过陆基远距离火力支持舰队和增加导弹密度也是EABO的任务之一。

火力系统必须具有足够的机动性,以便在不暴露目标信息的情况下移动、部署和维护。一些火力系统将能够例行更换调动,以扰乱敌人的瞄准。更长期的系统可能受益于创造性的隐藏和强化。传统的TEL可能不如创新系统的卡车移动运输集装箱更受欢迎,因为在沿海地区无处不在的集装箱中,这种系统可以隐藏在显而易见的地方,并且可以通过头顶上的ISR进行特定识别。

掩体、隧道或护岸墙这样的实体掩体,既能提供保护,又能避免被发现,特别是如果它们的数量足够多,可以让敌人的瞄准面对“a pea under the cup”的困境。

对基地运作的分散是以牺牲后勤支持为代价的。传统的基地通过规模效应的最大化来提高效率,因此单一的功能可以服务于许多不同的单位和系统。分布式基地对物流和其他支持功能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如此才能保证在没有传统规模效应的前提下提供足够的功能支持。规模经济的损失和其他和分配相关的低效率,是分散基础设施不可避免的后果,而军事力量的分散和对EAB本身的功能支持又进一步加剧了这一后果。在最好的情况下,EABO将使用预先采购的商船、渡轮、驳船等承担战区内运输、武器和传感器平台、油弹补给和资产分散的职能。水是一种非常经济和有效的货物运输媒介。然而,由于大型船舶是远程精确打击系统的最佳目标,在更小特征的平台上运输材料的新方法成为海军后勤的当务之急的创新目标。

潜艇和半潜船是减小信号特征的有效选择,后者的有效性已经被墨西哥湾的贩毒集团所证明,有很大的希望能够用于渗透和补给在敌方远程火力范围内活动的分散部队。

1 个赞

战术细节上EABO的体现:

EABO的指挥官需要将各种各样的、全领域的能力整合到一个协调的、致命的纵深防御体系中,在海峡区域对敌人进行拒止,从而创造军事胁迫条件或塑造作战空间,以支持舰队的机动计划。支持这些任务的EABO能力包括:水雷、固定和移动传感器、小型载人和无人水面舰队、无人UUS和UAS传感器和发射平台、旋转翼突袭机、用于打击不确定目标的非致命能力、电子战和网络支持系统、诱饵和欺骗能力,而陆基导弹系统可以用大量的陆基火力覆盖上述所有区域。

跨模式通信浮标(无论是实际的还是概念上的)将使地面和空中平台能够与水下系统进行通信和协调,将其垂直地集中并同时与具有大量有效载荷的敌人平台交战,以压倒其防御

显然,海军、海军陆战队和可能的联合资产如果想满足这些任务要求,需要一个创新的内线部队组织架构替代传统的指挥安排。随着人机界面的扩展和决策时间的缩短,战场决策本身也将发生深刻的变化。战斗的节奏将产生深远的影响,更好的隐藏、先敌发现、快速集中,以及用足够的弹药先击溃目标防御的需求将是未来海军C2的核心。

无人机起降对机场要求的降低可以大大有助于不被识别和被动防御,为内线力量提供关键的空中支援。通过利用分布式部署、低信号特征和可变位置的EAB,有无人机可以最大限度地扩大海军和联合航空资产的射程、活动范围和分散,而不会为敌人的远程火力提供一个明显的目标。能够从小型起降台垂直起飞的尾部坐架无人机,可用大大减少地面设施的特征和支持要求。最重要的是其能够使美军能够脱离那些很容易识别传统空军基地的长硬质的跑道,并且让敌人在评估其重要程度时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最具创新性和操作意义的内线部队航空能力涉及水陆两栖飞机的重新引入——水上飞机和飞艇可以利用濒海作战空间传统的陆地跑道和水面。水陆两栖飞机打破了固定的跑道模式,极大地扩展了内线力量可以执行的航空功能。搜救、反击战、空中加油、医疗后送、大规模伤亡和幸存者救援、军需品运送、关键部件的运送、邮件、人员和维修团队的运送,都可以在更多的地方执行,水陆两栖飞机的风险大大降低。大型无人机还可以使用“水跑道”作为备份,大大扩大了其效用,而无需承担在容易识别的机场着陆的风险。打破跑道模式对于赢得态势感知的竞争和载人航空在内线力量中持续发挥作用至关重要。对水陆两栖飞机的需求是迫切的。

在短期内,由FARP支持的前沿F-35B可以通过提供更有弹性的平台,在更接近目标的地方进行进攻性防空作战(OAAW)。以从前方EAB攻击敌人机载C2平台、加油机和轰炸机。

每个航空设备都能够提供传感器。EABO将这些传感器进一步向前推进,使包括战术无人机在内的传感器更接近战斗。由于EABO能力更能承受风险和损失,指挥官可以使侦察活动更有侵略性。

1 个赞

关联阅读:
现代海空行动:推演角度解析分布式海上行动(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 - 『热门兵棋讨论区』Popular Wargames / 『鱼叉/现代海空战』Harpoon/CMO/CMANO - 战争艺术论坛 (toaw.net)

DMO Exercise, 2030 想定制作手记 - 『热门兵棋讨论区』Popular Wargames / 『鱼叉/现代海空战』Harpoon/CMO/CMANO - 战争艺术论坛 (toaw.net)

Corbett, Arthur. “Expeditionary advanced base operations (EABO) handbook: Considerations for force development and employment.” (2018).
Popa, Christopher H., et al. 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s and unmanned systems tactical employment. 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 Monterey United States, 2018.
Harker, Thomas W., M. M. Gilday, and David H. Berger. Department of Navy Unmanned Campaign Framework. DEPARTMENT OF THE NAVY WASHINGTON DC, 2021.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