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海空行动:推演角度解析分布式海上行动(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

# **一、前言** # **二、推演虚拟背景** # **三、任务简报** # **四、推演部署** # **五、推演过程** # **六、战损与消耗** # **七、分布式海上行动解析** ## **(一)分布式海上行动概念概述** ## **(二)分布式海上行动与民用舰船相互结合** ## **(三)分布式海上行动和无人设备结合** ###1.无人舰艇 ###2.无人机群 ###3.无人加油机(MQ-25) ## **(四)分布式海上行动战术的应对** ###1.侦察与识别 ###2.决策与部署调整 ## **(五)分布式海上行动与传统大舰队模式的优劣势总结**

一、前言

在最前边,感谢剧本和资料提供

@叶含

本文将讨论由分布式杀伤链发展而来的分布式海上行动以及对于这一战术的应对方式。依托的想定是

@叶含的“天堂的暗面”(Wrong side of heaven)和“2030 DMO Exerciese”(2030分布式海上行动演习)。而叶含的想定的创作来源、想定当中的一些武器解读以及创作时的一些想法我会贴在下边,大家可以一块食用。
DMO Exercise, 2030 想定制作手记

二、推演虚拟背景

尽管中国的经济增长在2018年后逐渐放缓,但是中国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的发展并未停滞。203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拥有庞大且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人口,并对石油和天然气等能源产生了更加强劲的需求。在强劲的能源贸易的支持下,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蓬勃发展。中国2014年与俄罗斯签署石油采购协议后开发了跨西伯利亚管道。2019年开始的一系列贸易协定产生了进一步的经济联系。
自2015年以来,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加强的经济和社会联系,加上中国中央政府在经济上(但在政治民主是还无必要)的更加自由,导致双方于2025年签署互不侵犯条约,并同意开始讨论统一问题。到2030年,虽然两岸还没有实现“一个政府”,但是台湾议会拥有共产党代表,双方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合作已经发展为事实上的经济和军事联盟。例如,台湾允许大陆在台湾建造高频表面波雷达站和无源收集系统,承担情报共享责任。台湾也不再依赖美国的军售。
伴随着中俄不断扩张的影响力,美日之间和合作也进一步深化。横须贺海军基地已经发展成为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的联合基地,“乔治·华盛顿”号及其空军联队、3艘美国DDG、8艘美国LCS和日本舰队共用该基地。在佐世保,美国海军保留了LHA-6, LPD-25和LSD-52和两艘LCS用于排雷和防卫。
美国同样与新加坡建立的更加紧密的联系,在此部署了8艘LCS和一个中队的P-8及其支持设施。此外,美国目前在迭戈加西亚维持这后勤支持基地,在苏比克预先部署远征物资,分别与英国和菲律宾签署了联合协议。如果东道国同意,这些基地可以作为“快速建设”的支持基地。此外,菲律宾还邀请美国空军使用克拉克空军基地作为远征基地,它目前被用于联合训练。
2029年春,一艘越南渔船被中国海警船击沉,中方将这一行动解释为捍卫中国专属经济区的举措,尽管类似的时间过去20年内也发生过。越南方面并不接受这一解释,宣称其渔船和钻井平台之后都会受到保护。两周后,一艘中国深海勘探船纳土纳(Natuna Besar)以北约100海里处没有任何预警地发生了爆炸沉没。
中国声称,越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至少一方应当对此负责。中国调动了南海舰队并要求三个国家重新回到原状,否则将采取措施“确保这一海域的安全”。一个月后,中国使用从永兴岛上发射的反舰导弹击沉了一艘越南巡逻船,并将一个中队的J-16部署至此。中国宣称南中国海所有的航运都必须接受中国的控制和检查,同时威胁将控制纳土纳岛以控制南中国海的南部航道。海军陆战队第一旅在广东湛江完成装载,情报显示,他们将在一天内登陆并占领目标岛屿。
在这些事件中,一架菲律宾直升机向在距离巴拉望岛4英里处进行射击演习的一艘056型护卫舰开火。作为回应,中国也威胁要入侵巴拉望。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4两栖机械化步兵师在广州地区的活跃表明他们可能已经为这次行动做好准备。印尼、越南和菲律宾要求联合国提供支持,特别呼吁美国和日本采取行动。作为回应,中国警告日本和美国,任何对其执行政策的干涉都将导致战争,并以核升级为威胁。中国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动员了东海和南中国海舰队,包括两艘SSGN在内的大量潜艇参加了开始执行战略威慑巡逻。他们已经宣布对所有向冲绳岛提供的军事后勤支持(包括石油)进行隔离,并在岛屿周围设置了舰艇进行海上拦截行动。

三、任务简报

美国海军的作战任务包括在巴拉望岛西部海岸线建立防御边界,建立和持续使用分布式战术通用作战图像和武器系统网络,以及集成无人资产以增强防御和进攻能力。为了有效地保护友军和盟国岛屿免受即将到来的攻击,美国的海上资产必须应用“分布式海上作战”(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s, DMO)概念,通过使用传统的战争领域,包括空中和导弹防御,水面战,海上打击,以及有人操纵的无人战术,反目标,欺骗行动,和电磁作战。当己方执行防御行动,以保护岛屿免受即将到来的攻击时,舰艇和飞机应当积极前出,倾向于进攻姿态,并根据DMO条令尽可能地进行打击。
注意事项:
1.MC-130J、MV-22、Atlantic Conveyors、Spearhead携带了蜂群,其中部分蜂群需要使用BOL发射并持续引导。
2.无人机蜂群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假目标模拟,在剧本中通过特殊行动实现。
3.由于敌方ASBM的威胁,我方HVUs已经无法继续前出。
4.部分敌方舰艇实验性地装备了激光近防武器。
5.敌方设置了大量的无人装备执行ISR任务。
6.敌方航母战斗群已经南下,登陆舰队预计将在18小时后开始登陆行动。
7.敌方在岛礁部署了制空和对海打击力量,同时存在不明数量的SAG。
目标:
击伤或击沉敌方LHD,任务时间为24小时.

四、推演部署

五、推演过程


标准时间20时10分,战斗打响,载有小型无人机的货船开始向周边释放用以侦察和干扰的无人机。与此同时,也让濒海战斗舰释放其携带的无人艇。

标准时间21时03分,由航空母舰起飞的F-35C开始与红方空军争夺制空权。

标准时间21时48分,从两栖攻击舰上起飞的F-35B企图前出保护无人机载机船未果,遭遇到了歼-31的拦截,并以自身损失一架的代价击落两架歼-31

标准时间22时46分,多架携带着JASSM-ER的F-15E和携带着AGM-88E的F-18F起飞,准备前去攻击位于永暑岛上部署的红旗-9B防空系统,但因永暑岛上的红旗-9B和歼-20战斗机奋力拦截,未能得手。

标准时间23时59分,在空中进攻部队被消耗之后,游弋于附近的弗吉尼亚级银汉鱼号核潜艇向永暑岛的红旗-9B阵地发射40枚战斧导弹,最终将其摧毁。

标准时间0时16分,朱姆沃尔特级迈克尔·蒙苏尔号向在永暑岛附近协助防守的052D驱逐舰发射32枚战斧反舰导弹,顺利将其击沉,同时附近的弗吉尼亚级奥克拉荷马号用鱼雷击沉一艘054A改进型护卫舰。最后一艘054A改进型护卫舰不得不向美济礁撤退。

标准时间5时45分,考虑到携带着LRASM的B-1B轰炸机即将抵达,4架携带着小型无人机的MV-22B从两栖舰美国号上起飞,开始向预定的方向发射无人机,以掩护最终B-1B上发射的LRASM反舰导弹。

标准时间8时36分,B-1B抵达发射阵地,在设计LRASM进攻路线时尽量地绕过了航母战斗群的防御区域,图为开始向红方两栖舰倾泻LRASM反舰导弹。

标准时间9时01分,LRASM反舰导弹击沉075,推演结束。

六、战损与消耗


*注:红方的E-2D取代了在未来服役的KJ-600

七、分布式海上行动解析

(一)分布式海上行动概念概述

分布式海上行动(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以下简称DMO)概念来源于分布式杀伤(Distributed Lethality),而目前DMO概念在作战海军当中尚未得到实施,只是作为一种海军未来发展方向而存在的指导思想。

分布式杀伤战术简单来说就是我兵力分散,火力集中,这个方式能够有效地发挥美国的信息体系、网络作战能力强的优势,可以在同一时间,不同方向,不同地点向对手发动攻击,而对手难以找到美国这些兵力重点的打击方向和打击目标,甚至难以发挥弹道导弹打击的优势。——王云飞

而这一概念的存在,是为了让美国海军能够在对手的反拒止的保护伞下,在广阔的海域(尤其是西太平洋)作战。而且叶含的剧本与以往的在steam创意工坊上的其他探索性想定不同的是,叶含的2030 Exercise想定中加入了大量的无人水面舰艇(Unmanned Surface vehicle),无人水面舰艇携带的ISR侦查设备将成为美军在这一想定下在南海的“双眼”,据叶含所说目前“先进”如M社的CMO当中,其实也并没有能够在美军的“宝具库”当中找到适合的无人水面舰船,最后是用了以色列的相关设备进行替换。相关的设备目前也只是处于一个实验的状态,而叶含的资料和想定使得我们能够在推演当中较早地领略到DMO可能的作战方式。

根据目前的一些资料来看,虽然在网络上许多的分析文章也认为,美国海军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还是会从航母打击群模式走回大舰队模式,从而在太平洋上应对潜在对手的威胁。诚然,大舰队的模式对于传统的巡航反舰导弹防御来说是有利的,但是在不少笔者自己推演的剧本当中,这样的大舰队一旦被对方的侦察设备发现和锁定,即使是在CMO当中,标准-3和标准-6的改进版能够为大舰队撑起弹道导弹的保护伞,但是这一把保护伞在数量甚多的东风-21D和东风-26的攻击下也效果甚微。

转变由此而来,美国海军由此推出的分布式海上行动的根本目的就是让舰艇在战斗的区域分散开,从而让拥有反舰弹道导弹的一方难以通过侦察机以及四代战斗机来对己方的航空母舰进行定位,亦或者通过将舰队时刻布置在对方反舰弹道导弹射程之外,从根本上抗击弹道导弹的打击。

而在之前的文章当中,我提出了分布式杀伤中,可能会采取将战斗舰艇混杂在民用船只以及隐匿在一些商事航线当中,从而提高拥有AD/A2能力一方的侦察难度,从定位升级到了识别,而如果想达成“识别”的战术目标,需要另一方通过将可用于侦察的四代战斗机需要飞到比之前更近的位置,让IRST系统能够准确识别航母。这一战术对于在CMO数据库中反射截面积直逼三代机的歼-20来说是非常难的,因此如果想要在新的分布式海上行动战术下定位到航空母舰需要新的侦察设备。

当然,如果不是单纯地将航母打击群混入到民用船只当中,也可以将传统的航母编队拆开成若干个航母打击群、两栖攻击舰群、水面编队群,通过自身在分布在战斗区域的各个地方来实现避免轻易被对手判断到威胁方向,从而在这一威胁方向上集中空优兵力和侦察兵力来侦察。在此基础之上再混入一些民用船只,效果将会更好,更难以发现航空母舰的位置。如部署将当然地下降美国海军在某一个单一方向上的空中进攻与防御能力,即在一个制空区域内的战斗机数量一定是减少的,这给了对手分而歼之的机会。而叶含的想定当中,美国海军在中国南海进行战斗,而海军在近10年的岛礁建设当中获得了极大的成就,建设了不少的新机场的同时也部署了数量可观的防空导弹。再结合上以054A与052D组成的驱护舰群,强大的区域防空能力使得中国海军一方能够有足够的空中兵力来将处于南海的美国海军分而歼之。当然这样“分而歼之”的前提在于是能够在战斗开始之后及时地判断各个威胁方向的强与弱,通过把弱的方向的制空战斗机拿下之后,剩下的就只需要关注这一方向的巡航导弹防御。当然前提是有一个“人”在判断威胁的强弱,目前叶含在剧本当中还没有做成“玩家既可以选择中方也可以选择美方”,因此这一部分目前还是一个小小的缺憾。

(二)分布式海上行动与民用舰船相互结合

在叶含的想定“天堂的暗面”(Wrong side of heaven)当中,创造性地将一个航母打击群和一个两栖攻击舰群混入了诸多的民用船只当中,同时也为一些民用船只做了伪装,在船上装上了战斧式巡航导弹。对于未来的一些武装冲突当中,通过伪装民用船只突然发射战斧式巡航导弹从而达到战术目的的方法是可行的,这也给我所扮演的中国空军一方带来了巨大的防空压力,而如何在这一情况下配置多层次的巡航导弹拦截区成为了推演的重点之一。因为首先我们无法非常准确地判断对方舰艇群的位置并且战斧式巡航导弹具有提前规划航向的功能,所以我们在推演进行的前期中期是无法绘制一般进攻线和特殊进攻线,只能按照简报和背景所介绍的,老老实实地围绕台湾岛来绘制巡逻区域和警戒区域。这种基于分布式海上行动的部署方式,会使得防御方陷入极大的被动当中,无法抽出多余的兵力来进行额外的侦察任务,也无法针对导弹的主要来袭方向来进行针对性部署。

例如在想定“天堂的暗面”当中,叶含在台湾海峡布置了四艘载着约240枚的战斧式巡航导弹,这些导弹距离我们需要防御的台湾岛距离极近,而如果巡航导弹一旦进入了台湾岛中,巡航导弹自身的极低巡航高度和地形优势将会给巡航导弹的拦截带来非常大的难度,因此本身我们应当尽量使得战斗机能够在岛外的海面上尽可能地拦截住所有巡航导弹。但是如此之近的距离,我们只能寄希望于飞行员高超的飞行技术和地面防空部队的能力。当然最终这一波的拦截结果是十分惨烈的。


隐藏在台湾海峡的伪装商船给推演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这种方式的“分布式海上行动”的魅力便在于此,它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想定当中,这些民用船只多发射出了多少发巡航导弹,就意味着防守方至少要以相对等数量的防空导弹和空空导弹才能完全保证需要保护的目标的完全安全。而且这样的拦截行动对于隐身四代机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在想定当中,我们对于美国海军一方是否会在巡航导弹进攻的时候同时发起对台湾东边海域战斗机的攻击。那么这个时候就会出现:

(1)如果我们利用条例调整不让处于最前方的歼-20拦截巡航导弹,那么可能导致拦截巡航导弹的火力不够,从而己方的重要设施遭到打击。

(2)如果我们用歼-20拦截了巡航导弹,如果这时候F-35以隐身的状态向歼-20发起突击,歼-20可能将面临对方的“以逸待劳”式的优势攻击。

诚然我在第一次推演的时候便选择了后者——这也是人-机对战的优势,我能够迅速地做出决策:就赌一把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海军不会有进一步的动作。于是我照旧让歼-20参与到了拦截巡航导弹的任务当中。试想,如果我们把这样的类似情况照入到现实当中,这样的博弈也是存在的。但万幸的是叶含在设计想定的时候并没有主动进攻台湾东部制空区的设定。但实际上,在那样的情况下,美国海军可以从冲绳附近的两栖登陆舰上起飞F-35B,也可以从航母上起飞F-35C或者是F-18来给台湾东部的制空区域形成进一步的压力——哪怕是挂着龙勃透镜在足够远的地方让歼-20知道自己的存在,就足以让指挥员产生决策压力。

更加万幸的是,想定当中没有给ESG中的两栖登陆舰上添加F-35B。但是叶含在ESG附近的区域设定了一个空中加油区域,F-35C会经过ESG旁的空中加油区域加油,然后再回到巡逻区域巡逻,这一举动在第一次推演当中被歼-20捕捉到,我也因此误判了美国海军的航母应该在冲绳方向。


由此可见,即使目前来说,CMO软件很难通过软件自身来模拟出比较完美的ToT(Time on Target,同时着弹)的效果,但分布式海上行动的精妙之处也可见一斑。混杂着民用船只的分布式海上行动最精妙的地方并不只是说它能通过分散自己的同时规划ToT来保证打击的火力强度,它也能在广泛的海域之上有效地干扰对方指挥员对于主要威胁方向的判断,从而达到自身能够通过局部的战斗机数量优势从而进一步来取得制空权的目的。

(三)分布式海上行动和无人设备结合

###1.无人舰艇

在想定Exercise 2030当中,双方在想定当中都投入了相当数量的无人舰艇,包括水面舰艇以及水下舰艇。水下无人艇虽然能够以极大的潜深来保存自己,但是航速却是非常低的(最高5节),即使想定制作人叶含把水下的无人艇摆在了离075的舰队的非常近的位置,但是实际上只要075舰队以大约12节的速度航行,水下无人艇就完全没有跟上的可能。最后在B-1B攻击的时候,还是通过从机场起飞的MQ-8和从两栖登陆舰上起飞的F-35B来进行定位的。虽然水下舰艇的性能着实是比较拉垮的,但是水面无人艇,尤其是携带了无人机蜂群(蜂群注释)的水面无人艇,在作战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图为自由级濒海战斗舰,推演中有不少水面小艇由其携带

###2.无人机群

按照叶含的想定设计,每艘濒海战斗舰都会携带一定数量的无人水面舰艇和无人水下舰艇,而目前来说,在推演当中因为无人水面舰艇自身高达35节的最大航速和良好的隐身性能,使得在第二次推演当中可以抵近到山东号10海里以内,对山东号实施不间断的监视。如果这次被监视的对象不是山东号而是075型两栖登陆舰,那么对于整个舰队来说是非常致命的。这一艘无人艇相当于是在德州扑克游戏当中充当了“庄家的透视摄像头”的作用,直接将对手的底牌看穿,自己能够为所欲为。同时,如果把这些舰艇抵近到岛礁附近,那就能够在预警机或者战斗机雷达探测不到的地方来监视对手起飞的战斗机情况,从而能让巡逻的飞机更快地做出反应。
此外,关于无人艇能够携带无人机群,叶含虽然在游戏当中的备注是其能够作为一个诱饵存在,也暗示了部分无人机具有侦察功能,另一部分具有OECM能力,能够充当一个引导对手的战斗机对其进行截击。于是我当时的对这一新装备的运用设想是:

(1)利用其OECM设备能够模拟飞行器,并且能够使得战斗机进行截击的特点,通过无人机蜂群来饱和登陆舰队的探测能力和拦截能力,掩护LRASM突击登陆舰队

(2)利用其OECM的特点来提升无人艇自身的生存能力

(3)扰乱对方指挥员对于主要威胁方向的判断

而这两点来说,第二点目前尚未得到完全证实,但是第一点确实真实有效的。而且这个战术的效果如果能和配合上速度比较快的反辐射导弹,那么无论是对于一些水面舰艇或者是传统的陆地防空系统来说将会是全新的难题,因为拥有此类无人机群的一方很可能会通过这种“消耗”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消耗掉所有的防空备弹。对于陆地上的传统防空阵地来说,如果被这类无人机群欺骗,打光所有备弹,后果就是被对方“缴械”,空出了一个空中通道。而对于一些缺少战斗机掩护、弹药难以在短时间内补充的水面舰队群来说是致命威胁,在防空导弹打光以后,一艘先进的盾舰对于来袭的真正的防空导弹的剩余“硬杀伤”手段寥寥无几,只剩下一些诱饵和电子干扰等软杀伤手段,抗击能力大大降低。

于此同时,其实也可以通过释放大量的无人机群来干扰对方指挥员的判断,使其产生“在这一方向上有许多载有巡航导弹的驱逐舰/巡洋舰” 的想法,从而调整部署在这一个方向。这种干扰会起到一定的效果。

###3.无人加油机(MQ-25)

在A2/AD体系下,反舰弹道导弹的存在使得航空母舰难以进入其射程一步,因此如果想要在距离战斗区域较远的地方同时拿下制空权,那就需要有加油机的支持。在笔者自己先前推演的想定超越克什米尔(Beyond Keshmir)当中,到了任务的中期和后期,游弋在大洋上的两个航母打击群自身的F-35C、F-18、F-22都难以单靠自身的航程对离岸边800海里的巴基斯坦内的目标展开打击。最后依靠的还是数量极多的KC-46、KC-135空中加油机通过在巴基斯坦境内布置多个加油区域来维持打击机队和空优机队对巴基斯坦空域的控制。而为了应对反舰弹道导弹的威胁,MQ-25应运而生,并且在想定当中为己方战斗机提供了不少的帮助。

想定当中,航母打击群和两栖攻击舰群因为有了对手低轨卫星的定位,因此是绝不能再向前前进一步。航母打击群只能在范围外游弋,但如果将战斗机的巡逻区域设置的过近:

(1)无法阻挡对手数量极多的无人侦察机平台对处在南海的濒海战斗舰和航母的侦察和攻击。

(2)无法为携带着LRASM反舰导弹的B-1B轰炸机提供良好的发射阵地。

虽然MQ-25加油平台相比较于KC-135和KC-46这样传统的大型加油平台,载油量肯定是会低,但是在一艘航母上能带6架,还是很不错的选择。尤其是相较于处在菲律宾东边海域的ESG来说,从ESG上起飞的F-35B实质上的巡逻区域上在在南海的西部和巴拉望岛的北部,但是即使是这样一片并不能算特别大的地方,F-35B出现“带弹返航”的情况还是比较多的,尤其是长期出现无法掩护P-8A波塞冬反潜巡逻机在这一巡逻区域内的安全,最终锁链反应导致了在第二次推演当中这一区域的两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其中一艘被击沉。其实由此可见,空中交战烈度比较大的巡逻区域的战斗机需要加油机的时刻支持,而交战烈度比较低的区域更需要支持,以保证战斗机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及时出击。

(四)分布式海上行动战术的应对

###1.侦察与识别

在叶含的第一个剧本当中,当美国海军的“三板斧”抡完之后,防空压力瞬间减轻,而后开始的就是对美国航空母舰的定位任务。歼-20的满弹以后的航程显然是不足以完成侦察任务,因此在原来的想定当中,叶含提供了BLK-005、EA-03、WZ-8、GJ-2,4种无人机,但以(当时的)CMO数据库来说,WZ-8虽然能够被轰-6发射,但发射以后的WZ-8的存在状态是“空射诱饵”。如果使用BOL方位角发射方式,WZ-8确实是能够以一个比较高的速度持续飞行并且宙斯盾舰难以将其击落,但因为WZ-8只配备了距离大概只有30海里的侦察设备。使得WZ-8己方已经拥有天波超视距雷达来给探测范围内的舰船提供了大致位置的功能重叠,并且可能是自身没有配备数据链,只有UHF的无线电来进行联系方位,综合来说目前数据库当中的WZ-8侦察能力并不理想,并不能像低轨卫星那样能在状况较好的情况下短暂定位和识别对方航空母舰一小段时间。

因此如果要完成这一任务,并且是离得对方足够近,除了我们在正面战场上继续向东推进空优战斗机的巡逻区域,牵制住航母编队F-35以外,从这个舰船群的北面以及南面布置1架BLK-005隐身侦察机和一架EA-03长航时无人侦察机,BLK-005的雷达反射截面积非常小,非常适合执行近距离的侦察识别任务,但最重要的是能够吸引住F-35战斗机的注意,不让F-35干扰我们的侦察任务。

最终,战术奏效,我们不仅发现了处于冲绳附近的ESG,也发现了在大洋巡弋的航空母舰。

###2.决策与部署调整

在编辑模式下,我看到了叶含在红方的部署大概如下图所示:


歼-31的巡逻区域基本将整个登陆区域覆盖住,但是却并没有能够积极地和我在两栖登陆舰上起飞的F-35B交战。但在这一区域巡逻的歼-31有32架之多,实际上是可以和从登陆舰上起飞的F-35B正面决战的——更何况是在给了登陆舰和航空母舰位置的情况下。歼-31的交战不够积极导致了其没有办法拿下巴拉望岛以及巴拉望岛北部的制空权,以至于在最后的美国海军发起的战斧攻击当中没有能够在登陆舰队前方组成一道有效的防线。当然这更可能是因为目前AI没法通过判断威胁方向来及时调整巡逻区域,所以出现了任务规划上的失误。

与此同时,部署在永兴岛上的歼-20B只有18架,对阵多达36架的F-35C会处于一个数量上的劣势。诚然将歼-11BG只在永兴岛附近巡逻的部署是非常明智的。但正因在永兴岛附近的隐身战机明显出现了一边多一边少的情况,实际上应该在部署的隐身战机数量比较多的一个方向上来做出更为具有侵略性的空中进攻,例如上歼-31做出夺取制空权的尝试。如果能够在巴拉望岛以东的方向上清除掉所有对海军有威胁的水面大型舰艇或者是在这个区域建立一个纵深较大的巡逻区域,就能够为舰队的防空减去不少压力。


当然笔者转念一想,如果叶含将B-1B部署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而不是现在的迪戈加西亚空军基地,那么刚才提出的“扫荡巴拉望岛的东面和北面的空中威胁从而建立防线或者进一步扫清对手在这一区域上的水面威胁”的想法是否还能够奏效?

如果B-1B从安德森空军基地起飞,那么B-1B的发射阵位将非常宽阔,这也将会对空军和海军航空兵提出了全新的要求,那么将需要数量更多的战斗机和预警机。而且如果叶含维持了现在美国海军的部署的话,航母打击群的攻击将会成为非常不错的佯攻和干扰决策的干扰信息。


总的来说,中国海军在南海的岛礁建设以及叶含所在其自己文章提及的“加大侦察设备的密度”来说,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就在想定当中的程度来说,双方在南海区域的“电子竞技”已经取得均势,而目前笔者能够以一个比较轻松的感觉来拿下这一场想定的胜利的原因是:

(1)AI不具备根据威胁方向调整部署的能力。

(2)AI不具备清除两个威胁方向上的其中一个的决心。

笔者非常坚信如果叶含出了能够扮演红方解放军的视角进行推演的话,我也是比较有信心能够成功防守住对方的进攻从而获得胜利的。而面对像这样可攻可守的想定来说,在合理的时间和合理的方向上勇于进攻,清除威胁,“点杀”掉对手的火力点,使其在发起总进攻之前,防空反导部队和空中巡逻部队能够空出一个方向来主要应对剩下的方向。

笔者总结出一个大致的应对措施:

(1)归纳出对方的几个威胁方向。

(2)选择较弱的威胁方向进行侵略性空中进攻以换取较大的控制区域或彻底清除威胁。

(3)在换取了一定的控制区域或者清除威胁之后再次变更部署应对剩余的威胁。

以此类推。

“有矛必有盾”是军事上几千年亘古不变的道理。应对“分布式海上行动”,亦是如此。

(五)分布式海上行动与传统大舰队模式的优劣势总结

在与分布式海上行动相比的自然就是大舰队模式,而大舰队的典型剧本就是我之前发过的一个剧本“Carrier Hunt 2021”。目前来说,从一个推演当中的指挥的角度出发,笔者认为像传统的大舰队模式,在作为对手展开防御的时候是非常轻松的,因为极易判断出大致的威胁方向,我们也只需要依托“一般进攻线”来做出相对应的行动就可以。而且目前大舰队模式的海上决战也不会存在需要变换空中巡逻区域的这类问题。这在CMO中给AI的压力也大大降低了,也会是目前比较好用的在CMO当中测试一些新武器和新的传感器的办法。

相反“分布式海上行动”存在着多条可能的进攻线,而且每一个进攻线的进攻兵器数量还并不相同,每一个进攻线上的巡逻的战斗机数量也不相同,甚至也有可能会出现“佯攻”。这就需要由指挥来进行实际的判断,一种情况,一种应对方式,这在考验部署能力的同时,也考验着决策能力。因此我认为,美国海军会朝着转向“分布式海上行动”的方向发展。

而如果需要用“人不在回路”的理论来推演分布式海上行动,那么CMO的AI的发展在未来将至关重要。我诚恳地期待CMO能够拥有一个非常可靠的AI系统出现,如有必要,届时笔者将基于AI系统的在这类分布式海上行动的具体表现,重新再来讲解一次。

4 个赞

天堂的暗面我玩过,叶含放的3个小东西把人恶心坏了,LIAR的3艘货船一共是240发分2波发射,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发射第一波时就把那玩意扬掉,但是我方缺乏高速反舰导弹,而且那几个货船还贼肉,有防空。16发鹰击18只打死一个。(如果是锆石,花岗岩或东风全家桶,我看看这玩意怎么嚣张),然后货船过一会儿就射了第二波。但是还好,草莓兵在拦截导弹时还是比较给力。接下来美军隐形巡航导弹过来,被战机打了一部分,但是也造成了相当破坏。

我继续说。后来我对这个剧本做了点改动,把台军那些爱国者霍克什么的换成了红旗系列和S300/S400,在预警机的辅助下打击战斧的效果极好,但是在面对美国人的巡航导弹时,由于预警机过于靠西,导致防空系统无反应,艹。AGM158那玩意必须用飞机打,如果来袭路径上没有战斗机或预警机不够靠前,防空导弹根本不起作用。这也是现实中我方一个软肋,一旦美国人大量发射AGM158突击我方,那么我们必须确保目标区域前方300公里的制空,否则问题极大

1 个赞

很不错的蓝军想定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