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敌眼中的统一之战——2022中国军力报告摘译

本帖内容主要译自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22年中国军力报告。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译者认同或证实其内容。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从如下链接获取原文全文:

4 个赞

报告认为,中国政府认为能够通过谈判实现统一,希望尽可能推迟武力的使用,但是同时也将武力视为推进统一和防止台湾走向独立的保证。在推进一国两制框架的同时,中国也并未放弃武力统一的选项。但是,根据近年来台湾民意调查数据的变化,“一国两制”框架下的统一机会越来越小,这也让PLA面临着一个更加紧迫的时间表。

报告认为,当出现台湾正式宣布独立;“台独”行动不明;台湾内部动乱;台湾获得核武器;两岸恢复统一对话无限期拖延;外国对台湾内政的军事干预的情况时,大陆就会开始考虑使用武力。同时,《反国家分裂法》第八条规定的“‘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较为模糊的表述也给大陆的行动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

报告认为,大陆会希望使用或胁迫使用武力来迫使对方坐到统一的谈判桌前,并在这一过程中慑止美国的干涉。如果未能慑止,PLA希望能够通过一次短时间的作战拒止干涉。如果冲突陷入长期化,解放军可能会选择升级网络、太空或核活动,以试图结束冲突或在僵局中寻求政治解决。

PLA可以对台湾提供以下军事选项,这些选项可以单独或组合使用,具有不同程度的可行性和相关风险:
空中和海上封锁——PLA将通过海上和空中的联合封锁来切断台湾的交通,并阻断对其至关重要的进口以迫使其投降。这一封锁可以长达数周或数月,斌伴随着大规模导弹袭击和对离岛的夺取。中国可能会用同时进行的电子战、网络攻击和舆论战作为海空封锁的补充。
有限的武力行动——这种行动可能包括计算机网络攻击或对岛上政治、军事和经济基础设施的有限攻击,以降低台湾民众对其领导人的信心。同时,解放军特种作战点部队(SOF)可以渗透到岛上,对基础设施或领导层目标发动攻击。
海空导弹作战——通过导弹和空袭对关键的政府和军事目标,包括空军基地、雷达站点、导弹、太空资产和通信设施进行打击,以削弱其防御能力/领导层/抵抗决心。
直接攻击——对于直接进行登陆的武力统一作战,PLA的文献描述了多种不同的样式,其中最突出的是联合岛屿登陆战役:在海空、后勤和电子战进行联合登陆作战。突破或绕过海岸防御,建立滩头阵地,在台湾西部海岸线建立作战力量,并夺取关键目标或全岛。

PLA也在持续进行这方面的能力建设。202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附近举行了联合两栖攻击演习,并完成了第三艘LHA的建造。除了这一能力之外,根据2016年国防运输法的法律基础,解放军可能会增强其民用滚装船的能力。解放军在2020年7月和2021年夏天试验从这些民船上搭载两栖装甲突击车,使两栖部队不依赖港口直接在海滩上岸。

大规模两栖攻击是最复杂和困难的军事行动之一,需要空中和海上优势,陆上补给的快速积累和维持,以及不间断的支援。这一行动同时也会牵制PLA,并可能引起国际社会的干涉。这些因素加上不可避免的高强度消耗、城市战争的复杂性和潜在的叛乱,使得即便取得了成功登陆和突破,大陆在之后仍将面临相当的政治和军事风险。

除了直接进攻本岛,PLA还有能力进行其他各种两栖行动,PLA不需要花费太多力气就能占领东沙岛、太平岛这样的台湾占据的小型岛屿,规模更大、防御更好的金门、妈祖岛也完全在解放军的能力范围内。这种程度的行动既能够显示力量和决心,又获得现实的领土控制,同时也能表现出克制,但也可能带来岛内和国际的强烈反对情绪,引发政治风险。

1 个赞

PLA各军种的应对姿态:

PLAA:
PLAA很可能将处理“台湾有事”视作自己的高优先级事项。PLAA的主要参与场景包括大规模两栖登陆,陆航和空中突击。

PLAA拥有六个两栖合成旅(四个位于离台湾最近的东部战区,两个位于南部战区)。在2021年,PLAA的相关训练活动聚焦于快速装载,长途运输,复杂的海上形势下的海滩攻击和后勤保障能力的战术。新闻报道中也提及了海陆空多种卸载投送手段,这些训练几乎必然是为了攻台进行装备。2021年PLAA进行了频繁的两栖训练——在三个月的时间中超过120场,并测试了在两栖突防中起关键作用的新平台。2021解放军下水075型两栖攻击舰进一步提高了部队这方面的作战和机动能力。此外,新的076型两栖攻击舰也在建造中,这型舰艇据称会装备电磁弹射器用以操作固定翼飞机,使其更像一艘航空母舰。2021年,PLA大量使用05型两栖突击车,作为一型可靠的两栖突击平台,其装甲、火力和机动性相比于上一代63A有了大幅提升。

PLAN:
PLAN目前正致力于提高其防空、反舰和反潜作战能力,发展海上核威慑,引入适应平战结合状况的新型多任务平台。新型攻击型核潜艇、先进防空舰艇和四代机也有助于PLA在第一岛链取得优势以拒止第三方对统一之战的干涉

近年来,PLA两栖舰队重点建设了栖船坞登陆舰和两栖攻击舰,但对于中性运输舰和两栖登陆舰并不热心(尽管作战大量需要这种舰艇),可能解放军评估认为民用船只能够弥补这一缺口。事实上中国强大的造船工业实力也给了PLA相应的信心。


PLAAF:
PLAAF力量时刻保持着对“台湾有事”的准备姿态,大量飞机无需空中加油即可在相关空域进行有效的对空和对地作战,大量的远程防空系统能够有效保护大陆目标。PLAAF发展了各种具有先进ISR能力的支援飞机用以支援PLA的作战。同时,PLAAF也持续发展空中加油能力以拓展作战范围以应对第三方干涉。

PLARF:
PLARF的主要目标将是对台湾的指挥控制设施、空军基地、雷达等高价值目标进行打击,削弱台湾的防御能力和信心,打击其领导层。2021年,PLARF的常导部署加速,核导则更多负责执行威慑任务。

SSF(战支):
PLA理论认为,在“台湾有事”期间,SSF将负责电子战和网络作战,夺取和保持信息优势,而SSF 311基地(译者注:据称其前身来自总政治部,目前地位和作用不明)将负责政治和心理战。SSF还将发挥战略信息和通信支持作用,进行技术情报收集和管理,并向相关战区指挥部提供战略情报支持。

JLSF(联勤保障部队):
主要提供后勤支持

(台湾)如何反制?:
鉴于目前PLA和台军之间的势力差距正在不断扩大,台军应当寻求发展不对称作战力量。2021年台湾的防务发展报告提出要在沿海和近案建立多层次的防御体系,发展不对称战力,更多依靠海空军在多领域进行威慑。当然,这些措施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

台湾的兵役制度改革有限缓解的其经费紧张的问题,2020年,其军费开支达到了199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并且仍将继续增长。台湾宣称目前正在大力发展不对称战力,重点发展电子战、高速隐身艇、岸舰导弹。快速布雷扫雷艇和无人机,并加强对重要设施的防护。目前,台湾在“潜舰国造”、改进F-16和两栖运输舰与布雷舰方面都进行了大量工作。

2019到2021财年,美国宣布约170亿美元的潜在对台军售,包括66架F-16 Blk70、108辆M1A2T、4架MQ-9、爱国者系统、250枚毒刺、18枚Mk-48 Mod6重型线导鱼雷、自行火炮和火箭炮系统,100套鱼叉岸防导弹系统和AGM-84导弹。

2 个赞

2027年前会完成统一吗?毕竟“不把台湾问题留给下一代人”的话已经说出来了。2032年前也不是不可能。

我觉得做推断还是要谨慎,发言人的地位和发言场合的分量、对“一代人”和“不留问题”表述的理解,都有很大迂回的空间。再者这种政治性的表态过于单薄了,只适合做事成后结果的意义,不足以做事成前行动的理由。
当然报告中也提到,2027年作为PLA现代化的重要里程碑,届时会使其成为“a more credible military tool”(包括人员和武器装备发展水平、海军陆战队建设等等)

原话是“ 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拖延,不能留给下一代”,是最高领导人的发言。这个确实很重量级了。

同样的内容发在知乎上,结果那篇文章只有我自己能看到,笑死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