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预告:冷启动 攀登纳罗达峰 正传04 行动代号英仙座(击沉阿赫罗梅耶夫上将号)

击沉阿赫罗梅耶夫上将号(英仙座行动) 2039

2039年2月10日,一四OO时整

419号缓慢上升,好让它的声纳检查整个地区,最后升到天线深度。到目前为止这艘艇的运气一直不好,在西太平样的预定伏击区趴了半个月,不仅没有看到一艘前往越南的俄国军舰,连无武装的商船都看不见半个。秦小苏考虑,此刻的情况不能采取冒险行动。当潜艇升至浪花之下时,电子支援系统的主桅先升起,侦察有无敌方的电子讯号,然后再升起搜索潜望镜。船长很快地扫视了一遍天空,然后是海面。他的执行官也戴上了全息影像头盔,以辅助船长的观察。看来一切都没问题,海面不太有浪,中级的海面状况,天空点缀着朵朵白云,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只除了有一场战争之外。

“好,传送。”秦小苏下令,他的眼睛一直未离开潜望镜,他继续转动,将透镜上下转,找寻可能的麻烦。“可以传送”的指示灯在船尾战情中心的无线电室内亮起。419号是一艘本该在2033年退役,但因为该死的俄国法西斯组建远东舰队而被留在了海军序列里。海军需要更多的核潜艇来对付俄国人部署在越南的四艘台风级,至于说这些艇是已显老态的093A/B还是新锐的095/095A,实在是一件不太有所谓的事情。2032年,该艇进入山东青岛造船厂,进行为期22个月的现代化改装。因为一个配电盘故障,该艇在青岛的船台上发生了一场火灾,三名工人牺牲。这场火灾把改装工作足足拉长了一倍。艇长秦小苏总认为是这场该死的火灾让这艘艇霉运缠身。开战三年了,419号没捞到半点儿建功立业的机会,反而是一直在南海和南太平洋疲于奔命的跑来跑去,一旦听到越南边和基地那边儿过来的俄军远东舰队图-95熊式机那讨人厌的嗡嗡声,就得赶紧麻溜儿的下潜规避。还要无时无刻的担心水下的各个方位。按媒体口径,419和它的几艘姊妹艇是在2032年经过了“符合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技术水平的现代化改装”但是这个改装究竟有多少实实在在的成色,实在是要打个问号的。哪怕是遇上一艘在整个西太平洋俄国攻击型核潜艇鄙视链底端的胜利-3型核潜艇,419号都非常危险。艇政委林秀轩反倒是乐观得多------俄国人在西太平洋光是航空母舰就有六艘,常在西太走,总会碰见点什么战机的。林秀轩对秦小苏的悲观心态嗤之以鼻。他秦小苏是个“八零后”,跑来掺和这场零零后和一零后的战争,还动不动就回忆光荣往事,什么我在093A型核潜艇上干了多久多久啦,什么十几年前曾经近距离跟踪过在南海撞了水产养殖箱的海狼级十几个小时啦--------海狼级!那些玩意儿都在圣迭戈的港口里漂着当浮动藤壶养殖筒呢!艇上能撬下来的早就被圣迭戈的各路绿林好汉们拆了个干净!现在还说那些事情,有什么意思!而且您老经验再怎么丰富,在093A上干了再久,也改变不了它在2030年代早已落后的事实!

先前他们接收到一个极低频率的无线电讯息——有着他们的呼叫代号“SGB-1006”——的召唤而升上水面-----他妈的!这破艇连量子通讯系统都没有,足可见这现代化改装是多么的浮皮潦草。2030年代的中国海军攻击型核潜艇居然还要依靠电磁波来通讯!这实在太荒唐了!艇载人工智能在获得舰长,副舰长和政委的交叉确认后,打开传送机的电力,以极高频卫星波段发出“SGB-1006”代号,然后等待着回答-----高频无线电通信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发送程序需要这样的谨慎。没有回答。秦小苏看了他旁边的人一眼,按下按键让人工智能重复一次同样的程序。卫星又一次错过他们的讯号。秦小苏做了一个深呼吸,第三次发出“SGB-1006”代号,二秒钟之后,室内角落上的一个屏幕上开始滚动出一份密码回答。通讯官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并将大拇指按在屏幕上进行指纹确认已核实操作者确实是该艇具有操作授权的人员。接到指令后,艇载人工智能立刻在屏幕上弹出另一份清楚的内容。

极机密

发文者:广西玉林南海舰队多国联合指挥部

受文者:中国海军419号攻击型核潜艇

1据可靠情报有大型俄军运输船团于北京时间二月五日幺幺五零(一一五O)时从阿留申群岛出发,有十艘以上的军舰和十五艘以上军用运输舰船,旗舰为基洛夫级核动力巡洋舰六号舰阿赫罗梅耶夫上将号,有强大的防空导弹支援,预计还有核动力攻击潜艇支援,这一船队以高速向西航行。

2评估此舰队之目的地是越南

3以最快速度前往预定截击区,具体坐标将在随后发送给你。

4接触并摧毁。尽可能在攻击前报告接触状况

    5有其他盟国潜艇在此地区活动,预计英国机敏级核潜艇查尔斯王子号,巴基斯坦潜艇巴纳斯号(039G型常规潜艇2031年型),日本潜艇苍龙号可支援你。我们将尽可能协调更多的水下力量前来。可能有空中支援,但不是立刻有,重复,不是立刻有。


     6如天气和其他状况允许,南海永兴岛将起飞携带高精度光学传感器和AESA雷达之腾云式空天飞机,为您尽可能提供此舰队之位置。

秦小苏无言地看着这份快传电文,然后递给林秀轩,问道:“以十五节的速度,要多久才能到那里?”

“大约十一小时。”林秀轩立刻回答。借助人工智能辅助,他可以将这类烦人的计算问题丢给人工智能然后在一眨眼的时间里得到答案。这几乎是这艘艇唯一能和095型和094B型这类新锐核潜艇媲美的地方了:“除非他们用飞的,否则我们可以比他们早到那里。”

“小林,你说呢?”秦小苏看着他的政委。

“我认为不错,就在一百米的海底曲线上,那里的水文状况有点怪异,有湾流进来,又有海湾流入的淡水。他们必定不愿意太接近海岸,因为那里总是有我们的人造虎鲸和人造牛鲨,以及柴电潜艇窜来窜去。而且也因为有我们这些核潜艇的存在,他们更不愿意离岸太远,以便及时得到熊式机的支援。如果必须打赌,我敢说他们必定直朝着我们而来。我们要做的就是第一个建立接触,向后方回报,并等待各盟国的潜艇来支援,我们一艘艇无论如何吃不下这么大块的肉”

“好吧,下潜到九百米,向东航行,解除战斗状态,喂饱每个人,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

十分钟以后,419号在深处以十五节的速度朝方位○—八—一前进。感谢中国南海的温暖海流,它享受着极佳的声纳状况,这种状况下海面船只很难侦测得到它。水压可防止噪音的传播。在这种速度下,核反应堆只用上一部份力,冷却进水泵不必开动,因此少了一个最主要的噪音源。此时419号在深海只是一个移动的黑影。

秦小苏注意到他属下的心情有点变化,现在他们有任务在身,一个危险的任务,但这也是他们接受训练的原因,虽然419型的自动化水平比起它在2020年代的093姊妹们有极大的进步,但仍需全体船员们冷静的精确度和完善的协作才能完成命令。在军官室内,人工智能已经根据海图上的情报为他制订了数套追踪与攻击程序供他选择,并且在电脑上进行了几次模拟兵棋推演。不过作为一个在前工业革命时代已经在核潜艇上担任指挥员的“老海狗”,他不会像小林他们一样干脆利落的把一切甩给人工智能然后去休息室喝咖啡。在他看来这是拿自己的小命开不负责任的玩笑。他仔细研究航海图,预测他们可能隐藏的地点会不会有不利的水文状况。在战情中心两层甲板之下的鱼雷室里,水手们进行着老掉牙的鱼-6鱼雷和较新的鹰击-18型导弹的电子测试。其中一枚有故障,维修人员立刻更换故障的零件。垂直发射单元(VLS)内的鹰击-18型导弹也接受了同样的测试。最后,武器控制组人员透过人工智能系统再次做电脑模拟演习,以确保完整的运作状态。两小时之内,他们已经确定船上的每一系统都在预计的限制之内运作了。船员们交换了尴尬的微笑。他们想,虽然他们按照条令条例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没有俄国海军会笨得撞进他们的任务区,毕竟开战几年来他们从没有过这样的好运,不是吗?”

十二小时后

“这么说,他们是在那里了。”秦小苏说。

萤幕上的踪迹显示几乎是白色的,一个宽频带的轮辐状图形,方位三—二—九。那必定就是前往越南的运输船团。

“距离多远?”林秀轩问。

“至少两个收敛区,可能是三个。政委,讯号四分钟以前增强了。”

“你能不能数出任何船的桨叶数?”

“没办法,长官。”声纳员摇摇头,“眼前同时有一大堆不同的声音,我们已经试过要分离一些不连续的频率,但即使是这样也还是全部混杂在一起。我们的人工智能也无计可施。它给出了一些可能的选项,但是我不建议您把赌注压在这些低概率的可能性上。或许等一下吧,现在我们得到的只是如雷鸣般的吵杂声。”

林秀轩点点头。第三个收敛区是在一百哩之外,在这样的距离下音响讯号会失真,指示的方位只是大略的估计。俄军的编队可能在他们所想的位置之左边或右边几度,而且在这样的距离下,距离,方位和声音特征的测量都会有所偏差。他走向船尾的控制中心。

“以二十节转向方位二一六。”林秀轩下令,这是赌注,但是个小赌注。在前进状态下,他们占据了一个不错的截击位置,但这次小小的冒险行动会使他们冒着可能被附近的俄国核潜艇发现的危险。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获得精确的距离资料,就能够在俄国舰队更接近他们而使他们能拦截潜艇的通讯以前,使得419号得到更清楚的战术状况,也让他们能获得更精确的接触报告,并且用直线传讯高频无线电达到目的。当船只向西疾行时,秦小苏和林秀轩目不转睛地盯着海水测温计的连续读数。只要温度不改变,他就能保持良好的声纳通道。水温未变,潜艇慢下来了,林秀轩走回声纳室去,留艇长继续在战斗情报中心。

“好了,现在他们在哪里?”

“逮到他们了,就在那里,方位三—三—二。”

“执行官,标示出来,让AI生成一份情报分析报告。”

十分钟之后,报告经由卫星送往位于中国广西的指挥部。419号收到的回覆是:知悉。已转发作战地域内全部友军单位。允许攻击。行动代号:英仙座。

4 个赞

小说?前面的在哪看?

不是小说,是CMO兵棋推演剧本的剧本介绍 :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