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 Axis(唯心) vs Soviet(神秘人)

第一回合
失败的巴巴罗萨…
唯一战果仅为攻克Dvinsk。
20220918142911

1 个赞


第二回合
苏军大呼:列宁格勒危急!

第三回合
向德米扬斯克,进军!
20220918173108

希望你们打完以后的战报能细致点…

这不发条战线来看看?不够看啊:hugs::hugs::hugs:

第四回合
夺取基辅!
20220918224314
待我阵斩斯大林!
20220918224218

第五回合
夺取维亚济马!
正告苏联,速速投降!
20220920090223

太拉哩,这才5回合,真正的战斗还远远没开始

第六回合
兵击加里宁!危险的莫斯科!

第七回合
列宁格勒和莫斯科的命运已如风中残烛。。。
20220920180832

20220920180902

1 个赞

第八回合
对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钳形攻势已达白热化。列宁格勒仅有一个团苦苦坚守!


20220921133436

速度更新战报,速度速度

对手不会是他吧:grinning::grinning:

哈哈哈,记得更新哟

上卷 帝国鹰击
第一章 野心者的战争
(1941年6月22日——6月28日)
1941年6月22日凌晨1时,柏林。
心特勒眼神低垂,眯着眼在地图上徘徊,似乎在嗅着那将要到来的血与腐臭的气息,而他是那么地享受。他拿着一只笔,在“Minsk”画了个叉,又给“Leningrad”打了个对勾,上面标注了“Juli”(七月)。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我要发动一次可怕的突击。一旦成功,谭大林所领导的苏联将会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就是我所主宰的,那伟大的,圣洁的德意志帝国!”心特勒喃喃自语,如癫如痴。
“元首!将军们都来了,等待元首的命令!”一个士兵走进来,对心特勒敬纳粹的军礼。
唯特勒点点头,大声道:“都进来吧!”
将军们鱼贯而入,对心特勒,他们伟大的元首敬礼。
image
心特勒那低沉的音线,叫在座的将军们心里发麻。即使是久经战阵的将军,听着那透着巨大野心的声音也不禁为之稍作寒颤。“还有两个小时就是3时,将军们,伟大的日耳曼人对野蛮的斯拉夫人的圣战,就要发动了。这次战争,我们要采取古将军的闪击战术,以雷霆之势,击碎来自东方的红色的阴霾!让日耳曼战车踏遍东欧的每一寸土地!让伟大的德意志帝国光照于四海!”心特勒越说越激昂。
“是,元首!坚决遵从您的英明指挥!”将军们连忙表忠心。
“那么,准备发动吧!”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谭大林猛吸一口他的烟斗,烟气从他的鼻孔猛地呼出去,然后消散在空气中。
一位苏军将军走进来,道:“我们已得到确实的情报,一小时后德军将会对我们发动全面攻击!”
谭大林却一点也不惊讶,摆摆手示意将军出去,望着高挂的大地图出神。
“我的大雷雨还没发动,他倒要先发制人。战争准备才准备到一半。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怎么办?”谭大林喃喃自语。
“我不信德军如此强大,心特勒的军队再强大,我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实在不行,我再转进。”谭大林下定了决心,拿起了电话…
6月22日,凌晨三时。
苏德边境上,全面的战火燃起。
由于大清洗,苏军的指挥层出现了混乱,谭大林的战备指令没有及时地全面传达,导致有的地方的苏军毫无准备,就被德军俘虏或歼灭。
6月23日,北方集群攻占考纳斯。
6月24日,中央集群攻占布列斯特-利托夫斯克。
6月25日,北方集群攻占维尔纽斯。
6月26日,南方集群攻占卢茨克。
6月27日,北方集群攻占德文斯克。
6月28日,中午。
柏林。
后勤部长谨慎地敲了敲心特勒的办公室。
“进来。”
“伟大的元首,中午好!”
“什么事情?”
“元首!在我们伟大的胜利背后,应当有着充分的后勤保障。现在我们的铁路工兵,是不是可以按原计划对苏联的铁路进行改造,以使与我国同轨?”
“很好。我告诉你,北方集群进展卓著,要多派些铁路工兵,一路通过德文斯克修到列宁格勒,一路通过德文斯克南下到维帖布斯克转到斯摩棱斯克,这样能够更加灵活和迅速!南边的铁路,一路从明斯克南下到戈梅尔,另一路从基辅相机往南修。我要让我的两边大钳,能够稳固地夹碎谭大林的烟斗!”
“列宁格勒…?戈梅尔…?好像和原来的计划不一样…?”
“去吧!难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我伟大的元首!”
前线,古将军的指挥部。
“这似乎是一次失败的巴巴罗萨…我有预感,这次失败将来得突然而猛烈…?”古将军反复查看地图,暗叹道。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谭大林又猛吸了一下烟斗,他吸得太猛了,猛烈地咳嗽起来,烟斗摔在地上,碎掉了。谭大林哈哈笑道:“烟斗碎掉了,我还有很多烟斗呢!不过烟斗碎的太多,我也心疼,不如就好好保护它吧!”
“发布命令!全军撤退,保存力量,以空间换时间!”
“发布命令!大量征召,扩充军队,进入战争动员!”

2 个赞

心特勒进攻好猛烈,不知道那位谭大林能否守住呢:thinking:

1 个赞

第二章 从德文斯克到列宁格勒
(1941年6月29日——7月19日)
1941年6月29日,柏林。
天上的白云在国会大厦上悠悠地飘过,森严的党卫军拱卫着纳粹的野心者——心特勒。
“北方集群进展比较迅速。”心特勒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将军们,指着南方集群的指挥官说道,“为什么你们进展如此之慢!”
“元首!我们是严格按照您的命令执行的!”
“你们执行不力!北方集群也是按照我命令严格执行的,偏偏能取得伟大的战果!”
古将军悄悄地在隆将军耳边耳语道:“北方用那么多装甲部队,将来要走烂地的。南方的装甲部队太少了,将来在乌克兰一带的平原,可能感到有心无力。北方的战果,恐怕只是虚假的表象。”
隆将军瞄了一眼元首,暗叹一声,望着窗外久久不语。
“现在我对原来的巴巴罗萨计划进行修正!”心特勒高昂着他剃了卫生胡的硕大头颅。“北方集群一部由德文斯克经普斯科夫—诺夫哥罗德,迂回到沃尔霍夫,完成对列宁格勒的包围,然后部分向列宁格勒正面攻击,另一部分向切列波韦茨攻击前进!一部由德文斯克,经德米杨斯克,向莫斯科北部突击!”
“中央集群一部分给北方集群。另一部正面攻击莫斯科!”
“南方集群一部向布良斯克—库尔斯克—哈尔科夫一线取得攻占!另一部要直击罗斯托夫和斯大林格勒!”
“伟大的胜利就在今日!为了国家的荣耀,前进!前进!”
6月29日,莫斯科。
“在北方地区,德军今日已经攻占普斯科夫,从北面兵临维帖布斯克,观察他们的行军方向和部队部署,有向列宁格勒合围的趋势。”
“在中央地区。明斯克已经沦陷数日,斯摩棱斯克业已告急!”
“在南方地区,德军进展缓慢,连日托米尔都没抵达。”
谭大林疑惑地看了一下地图:“奇怪地进攻。”
“命令。对北方地区的防御要严加注意,在列宁格勒以东要加强防御,以使列宁格勒守军能够安然撤退,必要时可放弃列宁格勒。中央地区将防线维持在维亚济马一带。南方地区的部队要进行大撤退,预计在基辅地区稍作防御即可。”
众将军都震惊地看向谭大林。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谭大林居然能够放弃苏联人的精神首都——列宁格勒,居然能够放弃斯摩棱斯克和基辅这样的大城,他们无论如何是不答应的,苏联人民也不答应!
“谁不遵守我的命令,就枪毙!”谭大林阴狠地吸着烟斗,说出了可怕的话语。
将军们噤若寒蝉,只得徐徐退出会议室。


7月6日,柏林。
“你们北方集群怎么这一周进展如此之慢!难道是你们太骄傲自满了吗?我本以为这个时候你们已经拿下列宁格勒了!”心特勒斥责着北方集群的指挥官。“相比起来,南方集群本周的攻击速度较为可观了,值得嘉奖!”
古将军坐在会议室的最后面,每开一次会议,他就往后坐,终于坐到了最后面。他冷笑道:“还是没有人抵抗,如果有苏军抵抗,进展自然就慢下来了。”
“我们进展太快,步兵没跟上…”北方集群的指挥官试图解释,被旁边的中央集群的指挥官拽了一下衣服,便再也没说话。
“下周的此时此刻,我要让我们的军队,轰碎冬宫!摧毁苏联人的意志!你清楚了吗?”心特勒逼视着他。
“是!我伟大的元首!”

7月15日,敖德萨攻陷。
7月16日,斯摩棱斯克攻陷。
7月17日,柏林。
“鉴于新的形势,中央集群要分出一部分人来进军布良斯克,进攻维亚济马要暂缓。南方集群要占据第聂伯以东的平原,然后向哈尔科夫突击!”
“你们北方集群为什么在卢加城外损兵折将,四天不再寸进半步!”
7月18日,兵临维亚济马。攻占基辅。
7月19日,攻占德米杨斯克。
“好吧。鉴于你们迅速攻占德米杨斯克的份上,卢加这事我就不计较了,下周务必迅速向列宁格勒攻击!”
“我们的主任务,是摧毁苏联人的意志!攻占他们引以为傲的精神首都,列宁格勒!”
“向列宁格勒,前进!”

好好好,催更催更!期待苏军的列宁格勒反击! :hugs: